邵阳路灯灯具厂- 邵阳路灯灯具厂

《宋世劫》

返回书页

紧急情况:soshuw.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102绝红尘主仆一同休,回天界恍悟两世缘

作者:

胶东布衣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宋世劫 ku体育网(www.soshuw.com)”查找最新章节!
    诗曰:昔日喧嚣事已空,金戈铁马惊梦中。斜阳巷陌断残壁,野草荒烟锁台空。飞驰铁象气欲尽,锋寒青缸锈待敲。古来谁定兴亡事,一方青案道古风。

    对于王洋之自己来讲也是到了落叶归根的时候了。

    一切仿佛都恍如隔世,却又近在眼前。家道中落,流放岭南,吉水结义,东京行乞,矾楼歌舞,王府夜宴,榆山幽会,北上受辱,万里逃奔,太行成婚,监军北伐,君臣反目,死里逃生,再举太行,击杀兀朮,弟兄赴难,来时是一囚徒,去时还是一囚徒,人生就是这样有魔力的在原地转圈圈,所幸这一生已经足够精彩。

    无论是王侯将相,才子佳人,贩夫走卒,歌女乞丐始终要尘归尘土归土,一刨黄土始终是人类最终的归属。

    几千个兄弟已经在大地那里等自己了,自己当然不能让兄弟们等太久,昔日建义,轰轰大乐,比来寂寂无人问矣。生存只是偶然,死亡才是必然。

    是该到有最后归宿的时候了。

    安安静静,悄无声息的来到这个世上,若不轰轰烈烈,响彻天地的走,岂不对不起来这宋世一遭。

    原本想在这个世界里实现改变历史让忠臣良将得到好归宿,让小人奸佞受到惩处,不想我只能在既定的轨道上疾行,却不能改道。

    马上要离开这个宋世了,起码也要挑战一下王权吧,大宋皇帝!是该到你我做个了断的时候了。人生至此已无恨意,何苦来恩怨,既然已经没什么牵挂那就挑战一下皇权吧。却说王洋之决心要到临安去找赵构算一算总账。

    打定要去临安找赵构算总账的注意后,便找人雇了一辆马车,车主问道:“客官是去什么地方?”王洋之道:“临安。”

    车主道:“是单程还是往返?”

    王洋之顿了一下道:“单程。”

    车主道:“单程是三百文钱,客官要是往返可以便宜一些,五百文就好。”

    王洋之摸了摸身上剩下的一吊钱,丢给车夫道:“单程,钱不用找了。”

    那车夫见王洋之这般慷慨吓了一跳,忙将钱收好,一路上小心侍奉。

    王洋之在车里亲吻了一下岳飞赠给自己的宝剑,盘算着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决战。

    一路无话到了临安晚间先去了曾经的郡王府,见门口贴着封条早已已是无人再居住想起和王元红的岁月又是一番感叹。

    正在伤感之时,一个女乞丐哆哆嗦嗦的在王洋之耳边道:“老爷,行行好给口吃的吧。”

    王洋之一听这个声音很是熟悉,而且是一个曾经让自己仇恨的声音。

    仔细一看是王妙艳不由得吃了一惊,原来秦桧父子死后,赵构不再念及秦家的功劳,将秦家抄家,秦桧党羽一概罢免。

    王妙艳在秦家败落之后无依无靠,临安人恨秦家入骨,王妙艳无奈只能在街上行乞为生,临安人很少有施舍给她吃的,今日饿的走不动道路了在这墙根下躺着,饿的双眼迷离,伸手便向王洋之乞讨。

    王洋之见王妙艳已经行将就木,心中虽有一丝怜悯,但想起岳飞和王元红便发起狠来,摘下斗笠道:“母猪狗,你也有今天,你如今沦落在登莱郡王府前乞讨,你可曾记得当年是怎么迫害他们的?”

    王妙艳在黑暗中听到这个声音熟悉凑近一看见是王洋之,大惊之下以为是王洋之在黑夜里前来索命的,一口气没上来,被吓死在当场。

    王洋之见王妙艳已死,在漆黑黑的大街上放肆的大笑一番。

    天明之后在街上听百姓聊天知道灵隐寺是赵构爱来的地方,在灵隐寺冷泉亭处化妆成一个端茶倒水的下人随身带着短剑专等赵构前来。

    等了有两个月有余,一日黄昏大雪纷飞,临安几十年从未遇到过的大雪。

    王洋之像往常一样准备天晚收茶具。远远处五个人缓缓走来。

    王洋之见中间一人贵气十足是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那人正是赵构,身披蓑衣头戴斗笠,身边四个侍卫在紧紧跟随,其中一人正是杨沂中。

    赵构等人到了茶亭坐下便招呼王洋之煮茶。赵构读凉亭的对联道:“世间奇奇妙妙幻像万种,人生起起落落大梦一场。”读完不禁的赞叹。

    王洋之来到此一心要和赵构做个了断所以没留心看到这对联,听到凉亭这副对联心中不禁感叹不已。这大梦是要到该醒的时候了。正是:梦中醒来方为梦,梦里不醒是人生。

    王洋之见赵构几年不见又老了许多,两鬓的头发已经全白了,脸部的皱纹深深的刻在脸上,显然是太多的思虑让这个正当盛年的皇帝有些未老先衰。

    赵构见外面大雪纷飞不由得感叹道:“一别东京几十年,来了临安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雪。”

    杨沂中道:“陛下,臣虽然知道陛下要赏雪,但这雪太大恐伤龙体。”

    赵构摆摆手,只是望着雪景发呆,忽然叹道:“想必太行山上的雪更大,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王洋之正在洗茶,一听赵构这话不由得手头一颤,茶水撒了一地。

    王洋之忙用布来擦,擦完之后摸了摸鼻子,便来给赵构倒茶。

    赵构注视了王洋之一会儿,见王洋之倒完茶便道:“你很像我一个故人。”

    王洋之故意变换声音道:“陛下故人太多,只怕记混了。”

    赵构奇怪道:“你怎的知道我是天子,看你这气态绝不是端茶倒水之人。”

    猛然想起杨沂中适才已经称过自己陛下。

    王洋之道:“草民有冤屈要和陛下单独诉苦.”赵构想了一下摆手让杨沂中等人退到一里之外。赵构笑道:“王先生,你不必惺惺作态了,朕知道是你,你虽然乔装,但是摸鼻子的习惯出卖了你.”

    王洋之见赵构端坐在椅子上,一如当年雨夜入康王府时一般模样。王洋之想起前事习惯性下跪拜道:“殿下。”

    赵构笑道:“这一声殿下让朕真是百感交集,想起了昔日在东京汴梁的日子,与先生一起踢球,算命,舞剑是何等的逍遥快活,那也许是朕最快乐的时光了”王洋之想起赵构说的时光真的觉的就在眼前却又恍如隔世叹道:“王萧也怀念东京那段时光,臣丹心报国之愿未变,只是这个国家和殿下已非昔日那个我所熟悉的国家和殿下,殿下在东京之时看到伤兵和贫者尚流泪痛哭,可自从成了帝王之后连自己的亲人和侍妾也杀,为了江山什么也不顾,这也许就是帝王与凡人之间的变化吧”赵构苦笑道:“世人皆说这王者无情,谁又能知这人心都是肉长的,再无情之人也有七情六欲的时候”顿了顿说道:“几年不见洋郎消瘦了好多,必是太行山里日子清苦,让洋郎受委屈了。”王洋之道:“臣不过是一个流犯,一个东京街头的流浪汉,一个矾楼的小厮,在草莽之处摸爬滚打已是习惯了自来不觉得辛苦,殿下坐这皇位才够是辛苦。”赵构无奈道:“朕自由饱尝冷落,生来不受父皇和兄长喜爱,少年之时勤练武艺,吃苦读书,青年之时饱受战乱之苦,大将兵变之祸,中年又遭权臣相逼,如今到了晚年好容易换得个太平,权臣又与我处处作对,朕知道,若无你的辅佐朕绝不会坐上这皇位。”

    赵构停了停问道:“洋郎此刻尚在怨朕?”

    王洋之道:“臣岂敢怨殿下,臣是臣永远是臣,但如今是不臣之心的臣。”赵构道:“朕若要杀你不会在酒肆令你生脱。”

    王洋之道:“彼时,臣确实是恨殿下,但如今已是释怀了,殿下恨臣吗?”赵构道:“朕若恨你,钱塘祭海之时就不会让禁军眼看尔等将秦桧掳走,你在郊外的酒肆,朕也不会叫你生脱。”

    王洋之道:“殿下与臣对弈尚且看五步,何况御臣之道,那是官家也惧怕秦桧权势太大,逃生之后必定去太行山,有我在太行山,一来可以袭扰金人使金人不敢从容而下,二来有我时刻要杀秦桧为官家除去权臣,放生于我还可以博个不杀旧臣之名有安于社稷故而你我君臣心照不宣而已,我们不也是互相利用罢了”赵构凄然道:“先生虽然聪明绝伦,但朕在这个世界上只对你和母后才能说实话,连你都如此想朕,朕心痛不已,古人言孤家寡人真不是白叫的。”

    王洋之道:“王萧自从岳飞被杀我妻子惨死以后也彻底明白何谓王者无情,纵然我和岳飞对这个江上有着不世之功,但是等江山坐稳了,陛下就要开始鸟尽弓藏了。”

    赵构道:“为何你甘愿舍弃荣华富贵去和岳飞交好,与朕作对,你好好做你的郡王荣华富贵一生难道不好吗?”

    王洋之道:“人活一世不是非要荣华富贵,王萧敬仰岳大哥济世安民,报效国家之为人,如若岳大哥向权贵低头自然可以富贵一生,那不过是庸人一生,我如果为了荣华富贵就不来这里了,我直接去天堂多好。”

    赵构道:“既然先生的确是未来之人,可否和朕说一下后世对我的评价。”

    王洋之道:“看遍了历史,臣以为殿下是有功有过,从中华文明的角度来说,殿下维持了东南半壁江山的稳定,让我们中华文明没有断掉是十分有功劳的。但是在寻常百姓看来,殿下杀了忠臣岳飞就是十恶不赦的昏君。”赵构激动道:“朕是为了....”

    王洋之忙打断道:“我知道殿下的苦衷,自然是害怕岳飞做大,我年轻的时候对你做的很是气愤,到如今我倒是可以理解你的苦衷,你只是为了一己之私,可以理解但不能原谅。”

    在权利和利益面前任何感情与恩德都不值得一提,非教化所能改,此是人性,不必怨恨,不必感叹。

    皇帝不过是历史的奴隶,大宋王朝选择了殿下来做奴隶,并让他殉葬。什么帝王之尊,什么皇命天子,一朝若做了阶下囚还不是如同狗一般被人任意拖拉鞭打。

    一日深夜,赵构在宫廷中正和刘贵妃饮酒,听到大内外丝竹歌笑之声,问宫女道:“此是何处作乐如此”宫女道:“此是民间酒楼作乐处”赵构叹道:“自离了东京再未听过若矾楼之歌”宫女道:“官家且听,外间如此快活,都不似我宫中如此冷冷落落”赵构道:“你可知,因朕如此冷落,故的外间如此快活,朕若与他们一般快活,他们便要冷落”

    赵构苦笑道:从登基的那天起,朕已经与天下人为敌了,人人都想做皇帝,人人都想取我性命尔代之。这种恐惧你可懂得?朕杀岳飞,非朕不明,非岳飞不忠,这便是皇家,可以犯罪但绝不能犯错,朕为了太祖太宗万世基业宁可错杀岳飞,也绝不允许再有武将弄权之事发生。世人只知道赵构对岳飞狡兔死,走狗烹。却忘了朕对岳飞的提拔之恩,若是没有朕破格提拔,岳飞怎么能三十岁便开府建节。

    赵构道:“萧郎既然如此说,看来你来此是要取我性命的吧”王洋之道:“臣此来就是要取陛下性命的,也是要与陛下做个了断”赵构道:“你的武艺确定能杀得了朕”王洋之道:“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王萧此来就是抱着必死之心而来,若殿下不愿与臣做个了断就请让杨沂中过来将臣杀掉”

    赵构道:“先生何必要将朕想的如此不堪,先生以为朕如今还在为了皇位而不择手段不成,朕如今已然立下国之储君,对国事已无牵挂,何况做皇帝如此艰难,朕也不愿再劳心费力,整日在皇位上战战兢兢,如今只是想享几年清福,既然先生前来要与朕做个了断,那你我二人便做个了断”赵构朗声道:“杨沂中听旨,朕命你们不许插手朕与王洋之之事,若你等胆敢插手朕诛你们九族”杨沂中一听是王洋之不由得大惊。但也不敢违抗赵构的命令,帅人远远的站在雪地中。王洋之望了望雪景抽出随身的短剑道:“真是个归天的好天气啊,请殿下恕臣无礼,殿下拔剑吧”赵构解下宝剑道:“先生先拔剑吧”王洋之道:“臣永远是臣怎敢先出剑,还是殿下先请”赵构也不再客气上去当头便是一个竖劈,王洋之挥剑横挡,二人招式都是一如当年在康王府教场之中对剑的时候一般,也一如康王府雨天舞剑不过这次是在雪天,不过这次不再有相让,是以命相博,雪片在二人的剑刃下有的被劈成两段,有的被剑锋扫的时起时落,斗笠和蓑衣上的雪被扬起的如同撒向天空的白花。这雪片一如是给这二人的决斗在做最后的点缀。 赵构可能习惯了让王洋之一招被王洋之一剑刺中手臂,即刻雪地里多了几朵玫瑰花。赵构发怒道:先生就如此恨朕,一点昔日之情不留 王洋之道:“臣今日前来就是要和殿下做个了断的,殿下不必再多言,今日有你无我”

    二人斗到五十余回合,赵构一剑刺中王洋之左臂,满地的梨花中又多了几朵牡丹红。赵构道:“先生真的以为能打败朕,还是好好活下去吧,先生曾言: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先生既然当年都有这等胸怀,今日何苦为了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去枉送性命”王洋之道:“臣如今亲人全死,对生活已然无望,即使死在殿下剑下也是心甘”二人又斗了十回合,赵构道:“你这卑贱的无赖,这道义就如此重要”王洋之道:“是陛下让臣知道这道义与富贵相比的真正意义,臣为道义而死了无遗憾”说罢奋力向赵构砍去。将赵构腰间的玉佩给斩碎,那玉佩是在扬州城时王洋之送给赵构的,赵构见王洋之如此决绝一丝不留念想不由得大怒挥剑死命搏杀,一剑将王洋之的短剑打掉,一边的杨沂中等人见王洋之手上没了武器都放下心来,赵构一剑刺入王洋之的右胸之中说道:“朕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要逼朕做杀功臣之事,若你现在回心转意,你照样做你的登莱郡王”王洋之痛苦道:“已经太迟了,殿下杀岳飞的那一天,臣就抱定殉道义的决心了,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言罢奋力向前任凭赵构的剑深入自己身体中,靠到赵构面前时抽出腰间岳飞赠给自己的匕首插入赵构腹中,用力不停的扭动,二人都倒在血泊之中互相喘着粗气,王洋之方才明白当年圆尘和尚给自己的偈语是什么意思,水木初好,一二共土,冉羊反目,剑血南宫。原来:木加上一二共土和冉就是一个繁体的构字。水羊就是洋字,虽是初好最后反目,今日要喋血宫南外,年少幸得风月人,疆场留名方容身。太行中原非定处,叶落寒雪终归吴,年少之时靠李师师入了仕途,太行山与中原都留下自己的足迹,最后终于在大雪纷飞的吴地要落叶归根了。用尽余力大笑道:“一生定数今日终于活得明白了。来此一世,活得真是无怨无悔呐。”赵构喘息叹道:“朕在凄风苦雨的夜里来到这个世上,在大雪纷飞的黄昏告别人世,朕的一生从来没有过晴天”言罢气绝身亡。杨沂中上前忙来救赵构已是来不及了,见王洋之还有余气拔剑隔断王洋之喉咙。将变故飞速报告给宫中。次日太子赵昚被群臣拥立即位是为宋孝宗。宋孝宗一即位立马给岳飞等主战人平反,训练军士,命张浚李显忠北伐,宋孝宗虽是恢复之君,但此时的南宋已经不再有岳飞,韩世忠,吴玠之类的名将,只有李显忠独木难支,刘琦只善守城不善攻城,张浚还是一如既往的志大才疏。正所谓是赵构一朝有恢复之将无恢复之君,赵昚一朝有恢复之君而无恢复之将。王洋之的尸体被丢在城外让人认领。临安百姓哪里有敢去看的。过了三日,一位年老的女道士前来收尸,见到王洋之的尸身不住的痛哭不已。将王洋之的尸首火化后带着骨灰飘然而去。

    在这个国家任何超俗飞扬的思想都会砰然坠地,现实的引力太重了,王洋之终究没能改变这个世界,却让这个世界改变了王洋之。

    再说王洋之的魂魄来到天界,那小天使见王洋之回来说道:“你下去的可够久的,神仙都开出好几百个幸运大奖了”

    王洋之来到神仙面前,见还有两人在此,分别是王元红和赵圆珠。王洋之和赵圆珠王元红六目相对,猛然想起今生前世的事情。

    三人不禁大笑。原来赵圆珠是王洋之的大学初恋,王元红便是自己出车祸的时候那见义勇为的妹妹,三个人正笑间。

    一人过来拍着王洋之肩膀说道:“洋之兄弟,别来无恙。”王洋之一看是杨再兴,猛然醒悟原来杨再兴便是前世那见义勇为将那官二代打了一顿那哥哥,而那个官二代自然便是秦禧了。

    两世劫难不过一场迷梦。前世王洋之为赵圆珠分手而哭的死于活来今生今生让赵圆珠用一生眼泪来偿还,前世恩人是杨再兴与王元红,今生二人依然相救,世间的人情也许再一世也还不完。

    晨钟暮鼓惊醒世间名利客 经声佛号唤回苦海迷梦人。

    恩情山海债,唯有泪堪还。我前世受她一水之恩,今生把我一生所有眼泪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

    曾经在红尘里死生相许的爱恋,回仙界后不过是浮云,淡然一笑这个已不再是郡王驸马了,那个也不再是仪福帝姬殿下,那个也不再是荡寇夫人。她再也不会为他哀哀的流泪,她再也不会为他怒发竖眉,彼此放下曾经的爱恋,一切不过是一场幻梦。

    她们仿佛不曾见过似的当四目相对时彼此微微一笑,然后擦肩走过。可能某个时刻彼此会心中一怔,从此再无牵挂。

    她与他已经不再是前世的大学恋人,也不再是宋朝的驸马与公主

    她与他已经不再是前世见义勇为的情义 再也不是宋朝太行山上的患难夫妻。他们即将开始自己新的旅途。

    王洋之来到神仙的面前,神仙道:“还有要说的吗”王洋之低头笑道:“没有了。”神仙道:“真的没有了?”王洋之摇头。神仙道:“你下去这一世果然成长了,你还是去你该去的天堂吧。”

    是的,你用你的价值观,道德观去衡量他人,可是你忘了,你有你自己的信仰,你有你的底线你有理想和良心,但是别人的这些和你的万全不同,他人只是在看你的利用价值,他们只是利益至上,不顾一切,看清楚人性这才是成长的代价。

    每个人有自己的成长环境,而这恰恰是影响一个人最大因素。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无论什么人背叛你,都不要满怀仇恨,心怀慈悲,万恶勿念。世人皆把名利找,我若也如此岂不俗气,冬去春来,燕来燕往,世事无常,何苦相争那一时的好恶。万恶皆由心生,万善也皆由心生,心是战胜一切的根源。虽然历经众多人性丑恶,但直到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才真正感受到那股无奈,但要相信世人都是好的,只是被经历所迫若此,人的成功不是要看打胜仗的能力,而是要看打败仗的能力。自我得之,自我失之,亦复何恨。

    人间万事阴阳隔,但能前知不会痴,任你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不过一座墓碑,一捧黄土,无论生前如何壮丽,终将刻于碑上,埋于土中,而这墓碑与黄土只能静静的在风中伫立,而多年以后,岁月又将彻底抹去曾经活着的全部证据。

    风儿呀在呜咽,道不尽世间忧愁哀怨。

    无垠的朗朗星空,静静把它拥入怀抱中。

    敞开了你我胸怀,熊熊燃烧热血满腔。

    齐聚首不分彼此,汇成滔滔冲天巨浪!

    人生啊总有梦想,终成为一片梦幻。

    人生啊总有梦想,从此会长留世间。

    不知何人能知晓?

    明日落花你可会知道?

    生死约歃血立,繁花下誓言谁会忘记?

    杯中酒一醉方休,月下举盏手足情长留。

    君未归何时才归?孤独伫立长相守候。

    忆当年千金一诺,雪如桃花飘落肩头。

    忠信啊此生不渝,叹最后无法成功。

    忠信啊此生不渝,千百年永远传颂。

    不知何人能知晓?

    明日落花你可会知道?

    故国啊早已破灭,故城也早已破碎。

    枯草啊遍布荒野,风掠过向远方吹。

    不知何人能知晓?

    那英姿在风中萦绕。

    桃花传来旧歌谣,

    那英姿在风中萦绕。

宋世劫最新章节地址:

宋世劫全文阅读地址:

宋世劫txt下载地址:

宋世劫手机阅读: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102绝红尘主仆一同休,回天界恍悟两世缘)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宋世劫》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andoogadesign.com)

上一章:101虎跳涧牛皋归天, 汴梁城仪福玉损 宋世劫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最新章节列表